您當前所在位置:首頁 > 新聞動态 > 行業新聞 >> 返回

國際原油價格“蕩秋千” 下半年走勢如何

發布時間:2019.07.22 來源: 人民網-國際金融報   (編輯: 大安石油)

  • 2019年上半年,國際油價先是一波持續上漲走勢。之後在國際貿易摩擦、經濟疲軟拉低需求等影響下,原油價格開始回調。

    下半年國際油價走勢如何?多位業内人士告訴《國際金融報》記者,由于下半年不确定事件較多,價格預測和市場交易将變得更加困難,下半年油價将面臨諸多壓力。

    漲跌如“蕩秋千”

    回顧2019年上半年國際油價行情,可謂是“蕩秋千”式的跌宕起伏。

    國際油價在1-4月份迎來一波上漲,WTI原油從42美元漲到66美元,漲幅高達56%。國際油價的助推力是供應端縮緊,一是OPEC(石油輸出國組織)加大減産力度,二是美國對伊朗及委内瑞拉的經濟制裁,原油供給由此縮緊。

    銀河期貨原油部劉燕義向《國際金融報》記者分析,“年初OPEC+減産協議開始執行,雖然俄羅斯态度暧昧,初期減産力度未達标,但沙特減産态度堅定,引領OPEC持續減産。非協議減産國如伊朗、委内瑞拉、利比亞受制裁和國内動蕩影響,原油産量大幅削減,OPEC整體延續較高減産執行率,超額完成減産目标,原油供需結構逐漸趨向緊平衡,帶動原油上漲”。

    5月份起,國際油價開啟“回調”模式,WTI原油從66美元/桶跌至51美元/桶,跌幅達到23%。分析來看,先是全球貿易争端升級、中美貿易問題加劇,後是美國和歐元區經濟數據疲軟,市場擔憂經濟增速放緩帶動原油需求走弱的情緒驟起。另外,美國原油庫存逆季節性增加,油價承壓下行。

    6月份後,中東地區地緣政治事件頻發,威脅到原油供應安全。與此同時,中美貿易問題向好發展,OPEC+延長減産協議,國際油價從低谷中逐步走出來,WTI上漲至60美元/桶附近。

    不确定性加大

    進入六月,随着全球經濟衰退風險逼近,多國先後推行貨币寬松刺激政策,美聯儲也明确推進降息,市場跌勢暫緩,全球股市反彈。後續在多國寬松預期持續發酵影響下,宏觀隐憂或進一步淡化。全球經濟增速是影響需求的重要宏觀指标,預期增速放緩将打壓原油需求。

    二季度以來,IEA、OPEC、EIA等國際權威機構紛紛下調了2019年原油需求增量10萬桶—20萬桶/天,評估2019年原油需求增量約120萬桶—130萬桶/天,而部分國際投行對此評估則更為謹慎,有機構甚至做出原油需求增量低于100萬桶/天的判斷。盡管目前受下半年未知因素影響,尚難以确定最終的需求增量,但2019年需求下滑基本已成定局,而過去5年原油需求保持了平均146萬桶/日的增幅。

    劉燕義指出,波斯灣地緣局勢等政治不穩定因素,共同導緻了2019年上半年波動不斷的原油價格。比如,上半年中美經貿經曆多次磋商,每一次進展都會對油價行程一定擾動。G20峰會期間,兩國領導人會晤,貿易談判取得良好進展,一定程度上提振市場氛圍。

    業内人士認為,今年對油價最大的支撐還是供應端的聯合減産和地緣沖突因素從全體OPEC成員國原油産量上來看,減産帶來的效果還是非常明顯的。去年10月份,OPEC産量在3314萬桶/天,截至今年5月份,産量已經下滑至3026萬桶/天,下降幅度接近300萬桶/天。其中,參與減産的國家中,沙特原油産量從1063萬桶/天,下滑至969萬桶/天,下降幅度超過90萬桶/天,減産執行率更是達到了295%。

    談及後市發展,劉燕義告訴《國際金融報》記者,目前在OPEC+延長減産、波斯灣局勢趨緊等交織影響下,國際油價呈現窄幅震蕩。展望中期,随着美國産油效率提高,運能瓶頸解除在即,存産能釋放可能。而随後OPEC+甘願讓渡份額、保持早幾月極高減産率的可能性較低,旺季去庫前景蒙陰,若未爆發地緣極端事件,油價單邊上行難持續。

    供給端或主導油價

    2019年上半年最後一個交易日, 美原油期貨率先回調,深夜國際原油期貨收盤時段也再次出現快速下跌行情,原油市場半年收官時刻暫告一段落。備受關注的是,後市原油如何演繹?

    美爾雅期貨原油分析師黎磊對《國際金融報》記者表示:“原油是一個‘供應寡頭、需求剛性’的商品,需求長期影響油價,決定年度油價方向。原油需求變化與全球經濟增長保持同步,在美國經濟面臨增速放緩風險、歐洲經濟疲軟的情況下,原油需求增速回落至低增長階段。”

    全球原油需求增量從18年140萬桶/日下調至114萬桶/日,需求增速從2.0%回落至1.2%,需求進入低增長階段,這将限制油價的漲幅。但是也不需要太悲觀,需求已經進入低速穩定階段,後期仍然由供給主導油價。

    在供給層面,上半年減産的狂風已經過去,這個風是否還會繼續吹?黎磊認為,OPEC+延長減産支撐油價。5月份油價大跌,讓産油國有了危機感。7月2日OPEC與非OPEC部長級會議上,減産聯盟延長減産協議9個月至2020年3月。OPEC想用減産來降低原油庫存,達到擡高油價的目的。随着對OPEC原油需求的增加,OPEC保持減産姿态,将扭轉全球原油供給格局,讓2019年三季度油價重獲上漲的動力。

    此外,美國頁岩油在四季度沖擊國際市場。“三季度,二疊紀盆地至灣區的管道運力增加148萬桶/日,四季度運力增加70萬桶/日,當管道投入運營之後,Permian盆地至美灣的總輸送能力将達到600萬桶/日,超過該地區原油産量。管道瓶頸消失後,美國月度原油産量增速将提高至15萬桶/日,Permian盆地生産出的頁岩油順着管道運輸到墨西哥灣,然後流向全球原油市場,将對油價形成沖擊。”黎磊稱。

    對于未來展望,黎磊告訴《國際金融報》記者:“從需求端來看,全球原油需求進入低增長階段,需求增速的下滑将限制油價的漲幅,油價突破18年的高位困難重重。供給端來看,歐佩克及非歐佩克120萬桶/日的減産協議将為長期油價提供支撐,國際油價在7、8月份仍有上漲基礎,到了2019年四季度,随着美國頁岩油增産,美國煉廠進入檢修季,油價将面臨壓力。”


    ×
      從2019年9月18日24時起: 汽、柴油最高零售價格調整為:0号柴油6.38元/升;92号汽油6.76元/升,95号汽油7.32元/升;98号汽油7.84元/升